鲍尔默的快船梦,其实才刚过开始


鲍尔默的快船梦,其实才刚过开始

鲍尔默肯定不甘心一直寄居人下,作为NBA最有钱的老板之一,鲍尔默现在最大的想法就是可以摆脱湖人。所以自从接手快船之后,他就一直在致力于搭建新的场馆。说实话,以前快船在斯台普斯的时候确实很尴尬。球馆不是自己家的,就连场馆上面都飘着对手的荣誉旗帜。这也难怪湖人会在之前的采访中说,如果湖人在季后赛遇到快船,那湖人会有七场主场优势。你说,如果你是鲍尔默,你能咽得下这口气吗?

所以在9月17号的时候,鲍尔默带着自己的两员大将:乔治还有小卡一起来到新场馆,举行了奠基仪式。其实这个出场还有点讲究,一方面是证明自己对新场地的重视,让球员有归属感,另一方面也是在给乔治和伦纳德信心,告诉他们在鲍尔默自己心里,他们两人还是球队最重要的资产。这种手段是不是很熟悉?对,没错,之前勇士去大通中心的时候,老板用的也是这种手段。不过那个时候勇士需要稳定的是小杜的心。

鲍尔默心里还是想着要拿总冠军,起码今年的这次季后赛就让他看到希望。也不是说快船的实力有多强,但是在没有伦纳德的情况下快船能够走到西决,打破队史魔咒,这一点已经非常不容易了。要是下个赛季还能有这种成绩,再加上健康状态的小卡,那快船的战绩不得起飞?

说实话,个人还是比较看好快船的。当然,这是在上个赛季的环境下给出的判断。新赛季怎么样,有没有可能突出重围,拿到西决门票的可能性有多大,这些都需要看西部球队下个赛季的磨合。毕竟这个休赛期的变化太大,很多球队甚至已经换了一套班底。咱们也不说别的,就说湖人。湖人今年招募了大量的老将球员,所以其实现在大部分的文章都没办法很好地预测这种阵容的可持续发展程度。大家不清楚湖人的这群老将能不能打出好的成绩,也不知道他们之间有没有可能配合出合适的化学反应,所以现在基本上都是靠预测,靠猜。

可能有人会说,快船需要做好功课的应该是关于太阳的战术吧,毕竟他们就是输给了太阳。这个观点也有点道理,毕竟太阳的出现给快船敲响了警钟。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黑马,快船确实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不过个人认为暂时还不需要太担心,因为健康状态下的快船是有能力解决太阳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快船打太阳的时候,哪个点招架不住。内线的艾顿其实就是一个麻烦点。但是,这是在没有伦纳德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的窘况。如果有伦纳德,依靠他的单兵作战能力,再根据艾顿防不到外线的特点,那还不是一打一个准?

当然,现在还有一个观点是:伦纳德下个赛季大概率是没办法出现在赛场的。那假设只有乔治一个人,快船确定一个什么样的目标比较合适呢?个人认为保底应该是季后赛,这个对乔治来说并不难。乔治本身就是一个可以保证球队进入季后赛的人物,只是说,快船是否需要着手建立一个以乔治为核心的体系。

之前的打法大家也都知道,乔治充其量也就是个副手。现在快船的处境就有点当年奇才没了沃尔的时候,但不一样的事,乔治是当过核心的实力球员。以乔治为核心,配备的球员就需要有所变化。

乔治的功能性和伦纳德是有重叠的,之前的体系勉强还可以使用。唯一的区别是,乔治需要有更多的球权消化能力。之前有伦纳德在,乔治需要减少球权。现在没了伦纳德,乔治就需要增加自己的出手,把两个人的这部分组合占有率给尽可能消化掉。要不然,快船就会出现迷茫和乱战的现象。

再者,乔治也是一个持球核心,所以球队还是需要配备好合适的控场球员。如果让乔治再兼具控球的任务的话,虽然对消化球权有帮助,但对于乔治来说损耗太大。这不是一件有性价比的事情。快船肯定也知道这个道理,伦纳德就是最好的例子。现在球队就剩下这么一个宝贝,万一出事了,那不就完蛋了?所以,搭配合适的后卫来控场就是当务之急。

这个说法也可以有历史依据,参考乔治在雷霆的最后一个赛季就知道。那一年乔治的持球地位得到了史无前例的提升,球队战绩也是在不断升级。当然这里面有威少拉胯的成分存在。但这也在侧面证实了,乔治的能力不容小觑。

按照我们刚刚的说法,给乔治搭配一个控球后卫就可以成功。在雷霆的那一年,雷霆也是这样想的。虽然威少在进攻端的表现很垃圾,但是在组织端还是可以的。起码从大局观,从传球能力,从组织协调这一块,威少爷没有让大家失望过。而也是因为有威少分担了大部分的组织压力,并且为乔治提供了合适的空间,他才可以拿到MVP的入选名额。要不然,你以为乔治一人就可以做到这种神迹吗?如果真要是可以,也不至于需要给伦纳德做副手。

除了有组织者,乔治还需要有擅长掩护的内线球员。这个大个子不一定需要有很强的吃饼技术,但是要能够挡开合适空间的能力。这个关系到乔治在外线的持球威胁。乔治的进攻手段。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说,文章的主题是说鲍尔默的快船梦,怎么到了后面一直在说乔治。因为在伦纳德没办法出战的情况下,乔治就是鲍尔默的唯一答案。下个赛季快船还能否延续现在的状态,这支球队在以后的比赛里还有没有希望,靠的也是乔治。所以新赛季的梦,筑梦者就是乔治,鲍尔默的唯一希望。

Related Posts